披露翡翠背後的驚人秘密,珍惜你的每一塊翡翠!

市場上商業品級的翡翠玉石95%以上來自緬甸,因而翡翠又稱為緬甸玉。

緬甸最著名的玉石產地是帕敢地區,該地區保守估計還可開採幾十年。該地的玉石開採可追源到十四、十五世紀,原來主要是人工開採,1992年隨著緬甸政府允許大公司進入,現代化的機械設備被用於開採,大大加快了玉石礦的採掘。

據估計,近兩年每年玉石的產量在7000噸左右,但品質優良的玉石有減少的趨勢。

玉石場工程機械多(有近千台當地俗稱“怪手”的挖土機和3000至4000輛運土卡車)、採礦規模大、黃色的泥沙石多、道路經常改道(道路經常被挖玉石的公司挖斷)、河流被泥沙堵塞嚴重、生態破壞嚴重、用油用炸藥多。

從密支那到帕敢約有170公里,約需6個多小時。從帕敢往西可到印緬邊境,往南可到瓦城(曼德勒市)。

帕敢,那是一個不能輕易入內的地方。緬甸對玉石管制相當嚴格。以上世紀90年代為分水嶺,此前,如果被查出帶玉石進出,會立即被抓去坐牢。

上世紀90年代後,緬甸政府將玉石開採納入管理,土地由政府拍賣,只有註冊公司才可以進入。開採出來的石頭登記上稅之後運到仰光的公盤拍賣,然後才可以從海路出口。不參與拍賣的石頭只能在緬甸加工銷售,任何私人不得進入礦山自由買賣。

幾百年來,帕敢在緬北的角落靜靜地看著冒險者前赴後繼,看著從最初的人工挖掘、大象馱運演變成機械的怪手揮舞,看著自己從大山變成寨子,而自己身上的寶藏則變成了人們的裝飾品。

石頭從帕敢山裏運送出來,並不是最驚心動魄的,而在於輾轉若干主人之後,被下決心切割開來的那一刻。此前,它們真正的價值完全可以任意馳騁。

原石從帕敢運到曼德勒之後,要麼整個兒地賣,這就稱為賭石;要麼打開一個小小的口子,拋光拋得亮亮地賣,這稱作半明半賭。而買賣之後,究竟是“切割、打磨、再轉手”,還是咬牙切割後的“狂喜抑或一屁股坐在地上”都由不得自己,“那都得看運氣。”

生意大的玉石老闆們都擁有自己的礦山。緬甸政府將礦山拍賣後,老闆們可以拿到1—5年不等的開採期限,但如果財大氣粗,也可以同時擁有5座不同的礦山。“如果和政府關係好一點,還有可能更多,玉石老闆們都希望在有效期內盡可能多地挖遍這片地。

緬甸政府也知道這是一塊富礦,開始鼓勵民間與政府合作。政府提供地皮,民間提供資金,交易後先給政府交10%的稅,剩餘部分政府和民間雙方按照一定比例分成。但民間並不喜歡這種模式,“覺得自己太吃虧,但卻沒有辦法,因為這是一個資源說話的行業。”政府掌控了資源,這樣的情況下,優勝劣汰很快顯現。

緬甸北部的曼德勒、密支那方圓大約800平方公里的範圍是翡翠的主要產地。這一地區也是當年國民黨將領杜聿明率領中國遠征軍與日本人浴血奮戰的戰場。

翡翠大約在700年前進入中國,此後,不斷有中國人到緬甸開採或收集翡翠。至今,那裏還有很多人當年中國翡翠商人的墓碑。

翡翠是產生於2000萬年前的礦石,因為含有鉻的成分,而顯示出誘人的綠色。但是,翡翠並不都是綠色。由於綠色半透明的翡翠市場價值最高,因此,一般人往往只注意綠色的翡翠。

緬甸大多數人信奉佛教。由於當年殖民地的原因,翡翠產地的克欽人信奉基督教。因此,克欽人與緬甸政府長期矛盾,多次要求獨立,甚至發生戰爭。所以,緬甸的翡翠生意與另一個非法行當——毒品生意——一樣,都是很危險的生意。

下麵這張照片是當地人用翡翠、玉石製作的大型十字架。

中國另一個重要的玉石產地是新疆昆侖山地區,以白色的羊脂玉聞名。羊脂玉的採集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在河水中,稱為“子玉”,另一種是在山裏,稱為“山玉”。翡翠的採集也一樣,也有這兩種方式。

下面這張照片是一個正準備下水採集翡翠的潛水夫,潛水設備極為簡陋。

潛水夫沒有氧氣瓶。潛水所需要的氧氣使用自行車輪胎的打氣筒來輸送。幾根長長的軟管,連在潛入水中的潛水夫的身上。

由於河水的切割作用,某些翡翠礦石會被河水沖刷下來,沉入河底。但是撈上來的石頭究竟是不是翡翠礦石,還要靠運氣。這段產翡翠的河,大約有20公里長。

所有的翡翠礦都屬於政府。克欽地方政府將翡翠收入作為重要的軍費來源。他們也會將翡翠礦承包給私人。

下面這張照片是當地最大的翡翠礦之一。近處的兩個人是管理人員,遠處密密麻麻的都是礦工。開採翡翠礦簡單說就是挖山,山上的植被完全被破壞。

新疆昆侖山的羊脂玉以河裏採集的“子玉”價值最高,“山玉”較次。但是,緬甸的翡翠沒有這種區別,主要生產方式是挖掘開採,河裏打撈只是很小一部分。

下麵的一組照片是翡翠礦區工作面的情景。

密密麻麻的礦工,如同螞蟻一般。這個礦區大約有幾萬名礦工。

礦工的工作就是將泥土和礦石搬運出來,幾乎沒有大型機械設備。

礦工隊伍。

這樣的場景讓人想起“愚公移山”。

礦工隊伍。

最前面的一個似乎是女的。

開礦局部。

勞動局部。

礦區全景。

每年的翡翠開採季節只有3個月的旱季,到了雨季,這裏是一片泥塘,無法工作。

這種場面也令人想起美國西部當年的淘金熱。然而,淘金熱早已過去,這裏的翡翠開採卻延續了700多年,至今還沒有完全探明翡翠礦的儲量。

有錢人、貴婦們所佩戴的美麗精緻的翡翠,就是這樣出來的。

一塊大的礦石,需要十幾個人抬。

礦工的收入,每天只有1美元。折合人民幣,每月工資240元左右。這麼便宜的勞動力,老闆們當然不想使用機械設備。

炸藥有時也會使用,但是,炸藥容易將翡翠損壞,因此,使用得不多,主要還是靠人力。下面這張照片是使用炸藥。


翡翠的顏色各異,大小各異,價錢也就千差萬別。

這些礦石中是否含有翡翠還不知道。

礦山挑選過的礦石會被堆放到礦石垃圾場。其中可能會有一些被遺漏的翡翠礦石,因此,礦石垃圾場裏總是有很多人在翻撿石頭,希望能夠獲得意外發現。

這樣的垃圾場也許是全世界最有價值的垃圾場。但是,垃圾場也是有主的。每一個進入垃圾場的人都必須交費。雖然撿到的石頭歸自己,但是,要帶走垃圾場裏的任何一塊石頭,還得繳稅。

有些人就這樣一夜暴富了。

雖然克欽地方政府對於翡翠實行了嚴格的管理,走私翡翠要被判處死刑。但是,高品質的翡翠大多還是通過走私流出緬甸。茂密的山林和複雜的地形,是走私者最好的保護。高額利潤也使得他們甘願冒殺頭的危險。

一件件翡翠背後都隱藏著驚人犧牲,每一塊翡翠都是如此之來自不易。願且藏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