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輩的期望:虛懷若谷,做賢能之人

訪談中,嚴老先生言詞之間辭氣清雅,精義簡要,從此儒雅的談吐中,可以窺見他所引領的玉器品牌,有著較為深厚的文化底蘊。作為傳承人,他更希望傳承的是自己刻苦努力的優良傳統,希望繼承人能對自己日常的工作有較高的要求,希望他對工作精益求精,保持初心,去蕪存菁 。

作為父親,嚴老先生只希望兒子有足夠的歷練,成為一個有用之人,更重要是身體健康,而其他一切順其自然就好;作為師父,嚴老先生希望兒子敬業勤懇,誠信待人,執行任務之時,不墨守成規,不一成不變,要虛懷若谷,向賢能之人請教,如此自然有所得益。而作為行業前輩,嚴老先生知道新入行的年輕人對市場觸覺都較為缺乏,但這沒關係,可以通過對市場資訊的瞭解,在行家與行家前輩之間去比較,就慢慢積累建立起來。

雖已深耕行業50多年,但嚴老先生的思維並不固化。對於新時代下傳統玉器行業的經營方式,他提出“海納百川,兼容並蓄。”,認為傳承與創新缺一不可。但對於該保留的傳統,思維也十分清晰,高端產品並不適合用新的營銷方式,該保留的傳統不能含糊。但大眾化的、市場比較龐大的產品,就應嘗試新的方式走進市場。

關於對兒子的培養,嚴老先生的方式也是十分開放的,他認為大部分年輕人都有求變的心態,然而求變本身成功與失敗的元素已經存在裏面,關於兒子的想法,只要後果是他自己可以承擔的,他都會給機會嘗試。他知道兒子做事努力而認真,鼓勵他多吸收外面不同的意見,瞭解多一些市場資訊,對產品有更深入的瞭解與研究,只要穩中求變,等時機成熟一切都會水到渠成。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這是嚴老先生對兒子嚴煦之的鼓勵,希望他自強不息,完成心中期許。


後輩的探索:致力開拓新需求新市場

剛完成科技大學MBA學科的嚴煦之,身上盈繞著一股書卷氣,從理工科到商科的轉變,嚴煦之掌握了較為系統的知識結構。回歸到市場,嚴煦之深感無論在學府學了多少知識,終究要重新接受市場的洗禮。

曾在上市珠寶公司工作的四年,嚴煦之在團隊裏有充分的學習機會,對珠寶的製作流程與市場運作也十分瞭解。然而在一個大公司裏做事,會得到很多支持,團隊同事們各司其職,公司很多資源可以利用,領導會做關鍵決策。而回歸家業後,一切又從頭開始。由於翡翠的複雜性,且無一定行業標準,嚴煦之單單在定價問題上都化費了很多時間去領悟。嚴老先生說翡翠要看“靈氣”,然而“靈氣”一詞,就已夠新人琢磨上好幾年。嚴煦之腳踏實地從原料開始鑽研,然而就單是在原料購買上,也有著很大的學問,“有些原料從外面可以看到成色十分漂亮,結果開料後發現是白翠。而有些原料切開後成色也很漂亮,但卻是爆裂的,基本做不了東西。”嚴煦之無奈說道,只感歎翡翠行業真是變化多端,極富挑戰。如此過了三年,嚴煦之才開始有了一點基礎,才敢於自主決定。

在產品營銷方面,為了開拓新市場,嚴煦之早年也做了較多的嘗試。當時大市場在大陸,嚴煦之就想著嘗試在大陸開拓市場,所以開始加入內地的各大珠寶展。昆明、北京、西安、鄭州、深圳……一線二線城市全國跑。然而由於國家政策動向,漸漸影響了國內高端翡翠珠寶的市場。這個經驗使嚴煦之更清楚自家品牌的優勢在哪,更明晰品牌該如何定位,該如何選擇市場。

在品牌策略方面,嚴煦之首先在產品品質、服務、設計上進行更細化的品牌形象定位與包裝,使產品更顯品味。並且希望借鑒西方的產品呈現方式,把產品形象與設計師理念結合起來,運用現有的科技傳播出去,給客戶一個更為清新的體驗。

在市場開拓方面,嚴煦之目光注意到了香港的年輕一代。香港有個普遍現象,就是買翡翠的人基本都是四十歲以上,而對於年輕一輩的消費者,還需要翡翠業界創造出一個屬於他們的時尚玉文化。這不僅要靠產品設計去實現,同時還需要市場大環境去引導。而嚴煦之希望有一天,自己的設計能觸動年輕一輩。

向上滑動